或許她不是中國第一舞蹈家,但若要一個中國人寫下他所知道的舞蹈演員,“楊麗萍”一定是前幾個就數到的,若搞成普選,她一定是最為國人熟悉的舞蹈家。

2004年之前,楊麗萍是孔雀,是樹;2004年之後,她就是雲南,是彩雲投射在舞臺上最美的映象。

53開始一連5天,楊麗萍將帶著她的《雲南映象》重返北京保利劇院,去年,演出在這裏轟動一時。可以肯定的是,今年的火爆程度決不遜色——兩周之前,已經有兩場門票告罄。

在楊麗萍看來,這些都是自然而然的,就像羚羊過山岡。

 

不一樣的“映象”

 

我們在昆明駐場演了很長時間,每週演6場,只有星期天休息。這次《雲南映象》重回北京,會有不同的地方呈現給觀眾,主要是加了一場七分多鐘的苗族歡慶豐收的場面。

中國人是“民以食為天”的。我記得小時候豐收是每年最高興的時候,也是唱歌、跳舞最熱烈的時候。每個人都感謝上天讓我們吃飽。

原來因為時間有限,一個晚上只有兩個多鐘頭,不得不把雲南特別豐富的歌舞減去不少。三寶那首《家園》做得非常有力量,我們都很喜歡,但也是因為時間關係給取消了。

加入苗族舞蹈的想法已經很久了,這次來北京之前專門做出來了。希望它是全新的,我自己覺得挺有意思的,太美了。

我特別喜歡苗族蘆笙的吹奏。這次,將在舞臺上出現的蘆笙和玉米都是真實的。聽說我們要加入苗族的歌舞,苗族的朋友給我們推薦了各種舞蹈,找來各種類型的蘆笙。後來,村長拉來兩噸玉米送給我們使用,我們把它們都呈現在舞臺上。

這也是第一次在舞臺上出現這麼多蘆笙,因為在舞臺上很難操作,連上下場都很難。這次因為保利劇院條件比較好,才可能實現。

我們還新做了六十多套苗族服裝都是從村子裏找來的,是整個舞臺上最貴的一組服裝。頭上的羚角、銀器,戴著都很重。

《雲南映象》的音樂對三寶很難。雲南老百姓唱歌比較隨意,作曲要踏著那個點兒。作曲家一般不願意給跳舞的寫音樂,我之前的《雀之靈》等的音樂都是從其他樂曲“裁剪”而成的。中國跳舞的人都因為沒有作曲家為舞蹈下功夫而頭疼。這次,《雲南映象》終於有了屬於它自己的原創的音樂。

創作者介紹

2009聽障奧運在臺北

t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